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星 > 正文

巫女攻略:我与皇上打天下最新章节_ 谁家女子 一往情深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鹰潭新闻网

    贤妃刚自己向前踏出半步,木钊动作极快反手就将贤妃的小手握了起来,,木钊拉着贤妃慢慢的往前走融进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身后的宫女太监想要追上来,贤妃却回头摆摆手,她的贴身宫女立刻将这些宫人都拦了下来。

    对于木钊的性格,贤妃早就猜的八九不离十,有时候激他一下比什么百依百顺都好使。

    “臣妾当做小女儿家的时候,梦里都会幻想这般光景,灯火珊阑,人群之中我的情郎牵着我在灯海漫步,花前月下,情深意长。”,贤妃挣开皇帝的手,反手大胆的垮上了木钊的胳膊将他牢牢地锁住,一面走还微微的将头枕在木钊的肩膀上。

    “哦?那现下的光景可还如爱妃所想一般?”,木钊故意放慢了脚步,他知道女人家的步子总是很小,不似他大步流星,他总觉得女子是娇花一般需要呵护的疼爱,只是他很少和人谈情说爱,宫里的女人又如出一辙的见到他瑟瑟发抖,也就只有贤妃玲玲七巧心可以和他说上几句话。

    “不似。臣妾未曾料到,我的郎君生的如此俊俏罢。当年臣妾父亲还想把我嫁给江南富豪家那个傻儿子,我悄悄去看过一次,他说话都流口水,可是吓死臣妾了。恰巧陛下那年江南巡游,臣妾央求父亲好久,父亲才许我在宴上为陛下弹琵琶唱一曲酥软评弹,幸亏陛下慧眼识美人,不然臣妾怕不是就要嫁给那个傻子了。”

    回忆总是有趣的,贤妃说着眼睛里也是流波婉转,她抬头看着天空的晨星嘴角压抑不住的笑着,不知道是庆幸自己没有嫁给那个傻子,还是在笑小时候自己倔强坚强。

    她的快乐木钊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忍不住勾起指尖在贤妃的鼻梁上轻轻剐了一下“哪有说自己是美人这般厚颜无耻的,原来朕居然水一个傻子的候补,虽然抱得美人归,但是还是高兴不起来呢?”

   &河南癫痫病医院nbsp;“臣妾能遇到陛下,真是千年修来的福分,不求生生世世,只求今生朝朝暮暮,执子失手,与子偕老。”,说着说着,贤妃的眼睛里便缓缓流下了小小的泪花,或许她是真的心里有木钊,只是他是皇帝必然不会只有她一个女人,此间的苦楚和辛酸都化作了妥协,令她只能一往情深。

    木钊抬起另一只手臂,轻轻地拍着贤妃跨在自己胳膊上的手,一下两下三下,他们二人脚步慢慢在这灯火之中,爱不要轻易说出口,谁先说出来谁就是被动者,但是木钊已经老了,即将年过半百也没了少年那般喜欢激情,相反的这种温情的告白更令他心安。

    月色之下灯火之中皇帝和贤妃卿卿我我好不甜蜜,看的那群小女儿家久怀慕蔺,皇帝虽然已经四十有余但是天生生的俊俏,老了也是眉目之间都透着深沉,成熟温雅的气质也是十分打动少女的芳心。

    最令人艳羡的还是他举手投足之间对贤妃的关切疼爱,坊间都说皇家木氏爱出痴情子,开祖皇帝和皇后恩爱一世,当今陛下也是对已故皇后情深意切,他对贤妃的宠爱也是无微不至柔情万分。

    但是当今大皇子孤芳自赏还未曾有坊间闲话,二皇子游走关外好像也没有沾花惹草,三皇子四皇子至今未有娶妃,如此看来嫁入皇室还是有很大的机会。

    李清汝和一群小姐妹站在木睚不远处,她用团扇遮挡着自己的下半张脸,露出一双凤眼小心翼翼的偷窥着木睚的一举一动。

    他身边的金发胡姬好生美丽,二人站在一起简直天作之合,即使心中嫉妒却也不得不感叹这是一双碧人。

    那柯萨辛是个警觉的人,周围有谁的目光悄悄盯着她们她都一清二楚,察觉到李清汝的关切,柯萨辛有些担忧的看着木睚,这女人伶俐的很,不知道会不会对木睚不利“主子,那位李姑娘总是看着您,她是否有异动之心?需不需要我去解决一下。”

    本来木睚以为自己佛山市癫痫病研究院已经够不近人情了,没想到这柯萨辛比自己更甚,在她眼里除了危险和警觉居然没有其他任何感情,木睚微微侧脸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李清汝,嘴角勾着一抹撩人的坏笑。

    李清汝看到木睚的余光扫过来慌乱的将团扇举起来挡住自己的双眼,侧过头去假装和小姐妹说话假装没有盯着木睚看过,但是心里慌得不得了,心脏扑通扑通乱跳要吐出来一般。

    这分明是小女儿家钦慕的目光,怎么到了柯萨辛眼里就成了想要行凶的目光?木睚觉得好笑至极。

    木睚拿了一旁小桌上的毛笔,笔走龙蛇在红纸条上留下一行字,他交给柯萨辛后又指了指一个莲花灯后便独自慢悠悠的往前走,柯萨辛去将那谜题挂在灯里便随着木睚而去,二人逐渐隐藏于人群之中。

    李清汝见他二人没有回头,赶忙上前去找那莲花灯,蹦蹦跳跳的取下放在灯芯里的谜题,他的字笔酣墨饱,灵动流逸,都说见字如见人还真是有道理。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李清汝喃喃自语的念叨着,突然一双凤眼惊得睁硕大,朱唇微张,眼珠上下左右不安的转动她胸口上下起伏,慌张的不知所措。

    她再三低头看那谜题,脑子里想了好多次,最后确认了答案笑的甜甜的将那红纸揉在了胸口。

    双颊飞起红霞,她不敢相信却又无比确定。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那不就是河边有位女子,便是汝字了。

    而诗经蒹葭又是一首情诗,她大胆的猜想,那位殿下对自己是否有所留意?

    李清汝一时冲动,顺着木睚离去的方向向前追赶,人群涌动她难以前行,却坚持着怀揣着这颗躁动心一往前行。

    她踮着脚尖越生活中有哪些东西会诱发癫痫?过拥挤的人群眺望,她看到了,看到木睚白衣飘飘未曾回头,她看到柯萨辛回眸,柯萨辛看到了她莞尔一笑便转了回去,那双金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满满的戏谑的意味。

    就是因为这一笑,李清汝冷静了下来。

    方才的冲动全部化成了泡沫,她冲上去找到木睚要和他说什么,问他谜底是否是她的名字?还是问他是否钟意自己?

    这谜题随便挂在那谁都可以去摘,自己只不过是,神女有意襄王无梦罢了。

    李清汝突然失落的像一只失了声的夜莺,呆呆的站在原地任由人群从他身边穿流而过,而手中却还是紧紧握着那红色得谜题像是抓住她那颗鲜血淋淋的心脏。

    “主子,她不追了。”,柯萨辛一脸的疑惑,她以为那女子会追上来,可是却突然很失落,她不懂,在她的家乡,女孩若是喜欢谁就会大大方方的告诉男人,就算被拒绝了也不会这般失落。

    木睚温柔的笑着,眼里却毫无感情,冰冷的如那终年不化的山脉,“柯萨辛,你以后找郎君,可千万不要找如我这般的男子。”

    “为什么?主子是很好的男人啊。很多女孩都会喜欢主子的。为人谦逊,待人温柔,做事严谨。”,柯萨辛不明白木睚为什么会这样说自己,她始终无法理解中原人的心思到底是有多少弯弯曲曲,他们说的话,做的事总是环环相扣,叫人难以理解。

    “我只是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柯萨辛还是不明白,一双金色的美眸来回转动就差在脸上写上两个大字‘不懂’。

    “那今日,主子为何要叫我去后山假装偶遇李清汝,提点她猎物之事?”

    今日大殿之上,李清汝揭穿木眈猎物作假之昆明治疗小孩癫痫病最好的药事,但她一小小女子怎会细心留意那猎何种是何模样?

    原来早在中午散宴之后,木睚便派柯萨辛去后山假装偶遇李清汝。

    柯萨辛假意去山中遛马,遇到李清汝后主动上去搭话,因为柯萨辛是木睚身边的侍从,所以李清汝便也毫无芥蒂的和她搭话想从她口中听一些关于木睚的话。

    顺水推舟,柯萨辛说了一些暗中提示“大皇子和詹王殿下关系最为亲密,以往詹王也常来皇家猎场狩猎,经常带回一些野兔野鸡,但是这毛色似乎和今日殿下送小姐那只大有不同。”

    李清汝也是个心细的女子,她仔细回想一下这猎物和以往李闻达带回家中的猎物似乎的确不出于一山之中。

    但是此事说的没头没尾,她也没有仔细想,直到大殿之上,沈王求娶自己,李清汝便一下就想透了。

    为了不嫁给沈王,她也只能釜底抽薪将这事说了出来。

    柯萨辛从不去猜想木睚要做什么,她只知道好好陪伴在木睚身边,木睚吩咐她做什么她便去做什么,这样就够了。

    今日木睚三番两次的给李清汝留情,先是送了兔子,后又留了她小字的谜题,但是自始至终他始终都没有和李清汝说过一句话甚至都没正眼看李清汝一眼,这般若即若离,直叫人心痒难忍。

    “今日我生辰,你还不快将准备的东西送给我,可是要留着生崽?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木睚突然岔开话题,主动跟柯萨辛讨要起礼物来。

    到木睚这么一说,柯萨辛才想起来今日忙得居然忘记送礼了,这才慌慌张张的从袖子里掏出一只发簪。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