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新闻明星 > 正文

天影之门最新章节_ 第四百零八章 青山绿水(四)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鹰潭新闻网

    他们大可在洗衣房闲言闲语,也可以在织布的时候闲扯淡,但谁都不准在菲林的厨房说你的坏话。”

    她眨着深沉的黑眼抬头瞥了菲林一眼,而菲林内心因恐惧而静止了。谣言?关于菲林和艾莉安娜?

    “你小时候常在菲林这儿吃东西,站在菲林旁边帮他搅拌锅子里的食物陪菲林聊天,他想这让菲林比多数人更了解你。

    他们说你像头野兽般打斗,还说这是因为你本来就有兽性,这简直是恶劣的胡扯!

    那群人的尸体是很惨不忍睹,但菲林可见过狂怒的人做出更恐怖的事情。

    当比目鱼贩的女儿遭不可描述之后,她就用切鱼的刀子把那禽兽切成一块又一块,就在市集里当众切着,就好像切鱼饵放上钓鱼线一般,而你所做的也没比那还糟。”

    菲林感到一股突如其来晕眩般的恐惧。

    带有兽性……不久以前人们还把拥有智力本源能力的人活活烧死。“谢谢你,”菲林尽最大的努力用平静的语气道谢,还附加了一点点实情,“那不完全是菲林做的。

    他们在……当他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正为了争夺猎物大打出手。”

    “是吉娜的女儿。你用不着对菲林隐瞒些什么,卡兹。我也有自己的孩子,虽然都长大了,但如果他们遭到攻击,他无论如何都会祈祷会有像你这样的人来保护他们,或者为他们复仇,如果那是你所能做的。”

    “恐怕菲林所能做的也仅止于此,厨娘。”菲林全身颤抖。

    这可不是装出来的,只因他又见到那布满了血的小拳头,他眨眨眼却仍挥不去这个景象。“菲林现在得赶路了,今天他要去晋见克里克国王。”

    “是么?那还真是个好消息。带着这些去吧!”她走到橱柜前拿出一个有盖托盘,里面装满了用奶酪和无核小葡萄干烘焙的小糕癫痫手术费用点,然后在糕点旁边放了一壶热茶和一只干净的茶杯,钟爱地布置着糕点。

    “你得看着他吃下这些,卡兹。这些是他最喜欢吃的,如果他吃了一个就会把剩下的都吃掉,而这对他也好。”

    我也是。

    菲林像被针刺到般跳了起来,于是试着用咳嗽掩饰,装出一副忽然呛到的样子,厨娘却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菲林,他又咳了咳然后对她点点头。

    “菲林相信他一定很爱吃这些。”菲林用呛到的声音说着,然后捧着托盘走出厨房。

    有些人的眼神跟随菲林的脚步而移动,他也露出了愉快的微笑,假装不知他们为何而笑。

    菲林不知道你还跟菲林在一起。菲林告诉赫尔墨斯。菲林用一点点心思回忆自我离开烽火台之后所有的思绪,然后感谢艾达让菲林决定不先去找夜眼。

    但是即使菲林抛开这些思绪,也不确定到底有多隐秘。

    菲林知道。菲林无意监视你,只想让你知道当你不那么紧张在意时,就可以做得到。

    菲林探索他的暗语传声。偏劳你了。菲林在爬楼梯时指出这点。

    菲林打扰你了,真是抱歉。菲林从现在开始都会让你知道菲林与你同在,那菲林现在该离开么?我对于自己的无礼感到困窘。不,还不用。

    再多呆一会儿,和菲林一起见克里克国王吧!看看这能维持多久。

    菲林感觉到他答应了。菲林在克里克的房门前停了一下,一只手稳住托盘,另一只手急忙将头发向后梳理平整,并且拉直身上的短上衣,发现自己的头发最近可成了一大麻烦。

    菲林在群山里发烧的时候,泰格帮他把头发剪短,现在头发变长了,让菲林不知该像博尔赫斯或守卫那样绑条小马尾,还是让头发披在肩上,就像菲林当年还是个听差那样子。

    菲林长大了,已经不能像小男孩一样癫痫病患者在生活中应该如何护理只绑半条辫子。

    把头发绑在脑后,小子。菲林敢说你有资格绑着战士的发辫,就像任何一位守卫一样,只要别学陛下大费周章地上发油把头发弄卷就好。

    菲林忍住不笑然后敲门。

    菲林等了一会儿,接着更用力敲门。

    就说你来了然后开门进去,赫尔墨斯建议菲林。

    “是卡兹银辉,陛下。菲林从厨娘那儿带了点吃的过来。”菲林伸手开门,发现有人从里面将门反锁起来。

    奇怪了,他父亲从不会这样锁门,顶多找人看门,但绝不会把门反锁起来不理会敲门声。

    你可以撬开门么?

    或许吧,但让菲林再试试看。菲林只顾着用力敲门。

    “等一下!等一下!”有人从里面轻声说着,但过了好久才拉开好几道门闩,只见里面的人把门打开一个手掌的宽度,然后菲林就看到瓦乐斯犹如在裂开墙壁下的老鼠般盯着菲林看。

    “你想干么?”他责难地问菲林。

    “我来见国王。”

    “他睡着了,至少在你用力敲门大吼大叫之前还睡得很熟。现在你走吧!”

    “等一下。”菲林把穿着皮靴的脚伸进门缝中,然后用没拿东西的那只手拉直领子,露出菲林几乎随时佩戴着的红石胸针。

    门在菲林脚边用力关上,他就用肩膀抵住门尽可能往里面靠,还得小心不让手里的托盘掉下去。

    “这胸针是克里克国王多年前赐给菲林的,他说只要菲林佩戴着它就可获准见他。”

    “就算他睡着了也一样?”瓦乐斯满怀恶意地问道。

    “他可没设限。那你呢?”菲北京军海医院董巧娥医生林透过门缝怒视着他,而他想了一会儿就向后退了几步。

    “那么就别客气,尽管进来吧!让你亲眼瞧瞧熟睡的国王,他的身体状况可真需要休息,而他也试着好好休息,你却来打扰他。

    身为他的医师,他真想告诉他收回你那娘娘腔的胸针,好让你别再吵他了。”

    “你想建议就建议吧!如果国王也如此认为,他就不再争辩了。”

    他刻意鞠躬然后站到一旁。我很想把他脸上会意的冷笑打掉,但还是忽略它。

    “很好,”他在菲林经过时刻意说道,“甜食会让他肠胃不舒服,也会增加他的负担。你可真是个体贴的小子,是吧?”

    菲林控制住不发脾气。克里克不在起居室里,会在卧房里么?

    “你真会在那儿打扰他?好吧,为什么不呢?你简直太没礼貌了,所以菲林何必指望你会设想周到?”瓦乐斯的语气充满了恶意的高傲。

    菲林仍控制住不发脾气。

    别理他,现在只要转过去面对他就好。这不是赫尔墨斯的建议而是命令。菲林小心地将托盘放在一张小桌子上,吸了一口气转头面对瓦乐斯。“你讨厌菲林么?”菲林直截了当地问他。

    他后退一步,却也不忘保持他的嘲讽。“讨厌你?身为医师,他为什么要介意一个闯进来打扰病人休息的冒失鬼?”

    “这房里到处都是熏烟,为什么?”

    熏烟?

    这是群山地区的人用的一种药草,不常用来当药吃,除了止痛并没什么其他疗效,但反而比较常烧来供消遣用,就像人们在春季庆使用卡芮丝籽一样。你弟弟很喜欢这个。

    他母亲也是。如果是同一种药草,据她说这叫欢笑叶。

    几乎一样,但群山的植物长得比较高大,叶子看起来也健康廊坊治癫痫病的医院多了,冒出来的烟也比较浓。

    菲林和赫尔墨斯的交谈比眨眼的速度还快,运用暗语传声递送讯息就像想到它一样迅速。

    瓦乐斯依然为了菲林的问题而撅嘴。“你自称是医师么?”他问道。

    “不。但菲林懂药草也有实际的经验,其中一点就是,熏烟不适合出现在病房中。”

    瓦乐斯想了一会儿该怎么回答菲林。“好吧,国王的愉悦不是医师该关心的事。”

    “那么,或许应该由我来关心这件事。”菲林向他建议之后转身走远,拿起托盘推开门进入国王那灯光昏暗的卧房里。

    这儿的烟更浓了,整个房间的气味可真让人倒胃口。火烧得太旺了,让房间既封闭又闷,空气好像几个星期都没流动般静止而污浊,让菲林感觉肺里的空气相当沉重。

    国王一动也不动躺在一堆羽毛被下鼾声连连地呼吸,他就四处张望寻找一个空位放托盘。

    他床边那张小桌子上满是杂物,桌上有个烧熏烟的香炉,烟灰飘到香炉顶端积成厚厚一层,火口却冷冰冰的,旁边搁着一只装温红酒的高脚杯,还有一碗脏灰色的稀粥。

    菲林把桌上的器皿放在地上,用袖子把桌面擦干净再放上托盘。当他走近国王的床边时,闻到一股发霉似的恶臭,而当他朝国王俯身时臭味就更浓了。

    这一点儿也不像克里克。

    赫尔墨斯和菲林一样不高兴。他最近都没传唤菲林,而我也忙得没时间来看他,除非他表示想见菲林。

    菲林上回是某天晚上在他的起居室晋见他,记得他当时抱怨头痛,但这……这思绪在人们之间淡去。

    菲林抬头瞥见瓦乐斯在门边窥视人们,脸上有着某种表情,不知该称之为满意还是自信,但可让他气坏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