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奥 > 正文

一指流沙乱情缘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180章不是不爱,是不敢爱了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鹰潭新闻网

    ,!

    姜淑桐以为是顾清源说的话,可能他是年纪大了,打字不方便,所以打开听了。

    然后,姜淑桐听完以后,手机从手里掉到了床上,再也忍不住,脸伏在双腿之间就哭了起来。

    如果说若是别的时候,她听到顾明城说的这种话,会知道他有苦衷,可是现在,他这样对自己,这些话更在姜淑桐的心里雪上加霜。

    姜淑桐哭到不能自抑,心里委屈的不得了。

    她能够判断得出来,顾明城肯定和顾清源吵架了,就是因为他妈的问题,可是纵然再吵架,他也不能这么说自己。

    好像她是一个上赶着他的贱妇一样,他随时都能扔,像极了现在他的状况。

    ……

    姜淑桐就这么屈膝坐在床上,哭了一夜,那边发生了什么,她并不知道。

    早晨,他上班去了!

    开门的声音,姜淑桐知道。

    已是秋天。

    满地法国梧桐的叶子,掉落在地上,告知人们:秋天来了!

    秋天向来萧瑟悲苦,带着宿命般的气息。

    人们的忘性也很好,贾家的少奶奶出轨,李家的少爷在外面养外室,这些绯闻层出不穷,而且,他们都是结了婚的人,对人们的道德冲击自然很大,大家都整天为了这些话题津津乐道。

    姜淑桐无论如何,总是单身,于是,很快就把姜淑桐的事情冲淡,而且,姜淑桐最近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新闻,就那么安安静静地跟着顾明城,越是安静,就越容易从人们的视线消失。

    姜淑桐看着天色从黑暗变了东方泛白,月亮落下,太阳升起。

    据科学研究,人最好不要在晚上的时候想一些不好的事情,会更加绝望。

    经过昨天晚上,姜淑桐深以为然,她差点儿绝望到死,她不明白旁边那个男人,为什么突然这么对她。

    她知道和他妈是桂林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脱不了关系的,可是这件事情,海城除了乔威,知道的人根本就不多。

    她觉得,要和乔威聊聊,听姜历年说,避雷针的把柄还在顾明城手里,这样,姜淑桐就放心了。

    姜淑桐化了妆,要不然眼睛太难看了,在咖啡馆约了乔威。

    只要是姜淑桐之约,每次乔威都会贱贱地去,嬉皮笑脸的样子。

    若不是有事相求,姜淑桐才不想见他。

    “眼睛红红的,哭了?”乔威问到。

    “当年是怎么回事?跟我说。”姜淑桐问到。

    乔威愣了愣神,“什么事情?”

    “顾清源的事情,详详细细和我说。”

    乔威又愣了愣,“当年?当年的事情我爸就告诉了我这么多,我全都告诉媒体了,虽然我夸张了不少,把顾清源打击得体无完肤,但确实是这么回事。我知道的就这些了,要不然,你这么个大美女求我,我岂有不告诉你之理?”

    又是嬉皮笑脸的口气,姜淑桐相当反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顾明城相处久了,知道了什么叫男子汉气概,什么叫男性气息,所以,她就看着这种男人特别不顺眼。

    看起来,乔威并不知道顾明城他妈还活着的事情,姜淑桐自然不能告诉他,那样无疑会把顾清源陷入犯罪的牢笼。

    乔威走后,姜淑桐心情不好极了,他曾经说过的话再次涌上心头,“玩腻了就扔”“家庭一般,两段婚史”,以及他从未向她求过婚,这一点姜淑桐心里一直芥蒂。

    她对着咖啡馆外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苦笑一声。

    去了酒吧喝酒,她喝酒爱红脸,但是经过上次的事情以后,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多喝,不过心里烦,借酒消愁,临走了,才想起来没拿钱,只带着手机,微信支付宝里的钱不够付酒钱的,人家不让她走了——

    姜淑桐摆了一下手,“给顾明城打电话!”

    晕乎乎的样子。

    酒店的服务生一听到顾明城这个名字,肃然起敬。

    姜淑桐把他的电话号码拨上,服务生接的,比较权威的癫痫病医院“顾总,姜小姐喝醉了,她没带钱,您能来把她带走吗?”

    姜淑桐趴在桌子上,这一切听得非常清楚。

    这是她的背水一战,又或者说是她故意让顾明城来的,她就是想看看,在她喝醉了的时候,顾明城会是什么表现,会不会像先前一样对她?

    否则,她完全可以找白眉来接她的,最不济还有徐茂慎。

    可见,她并不是不想见顾明城,女孩子的矜持和怨恨让她很想很想见顾明城。

    顾明城来是十分钟以后的事情,离得也不远,把钱拍在桌子上以后,就抱起旁边醉了的姜淑桐,是横抱起来的,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这样抱过姜淑桐了。

    姜淑桐看似醉了,其实是清醒的,在他的怀里,落了他满身的泪,双手紧紧地攀着他的脖子。

    有一种亲近,曾经那么遥远,如今就在咫尺。

    姜淑桐细细地闻着他怀中的气息。

    姜淑桐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爱其他人的能力了,这个男人用所有的一切征服了她,如果他不要自己,她就出家当尼姑算了。

    在顾明城要把她抱上车的前一刻,她的手抚摸了他的脸,满脸泪痕。

    顾明城低头看着她,随即把她放进了车里。

    他要坐在驾驶座上,转身的时候,一下被姜淑桐拉住。

    他压在了姜淑桐的身上。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副驾驶的车门开着,顾明城的车停在路边。

    “听话!”顾明城为姜淑桐擦干了泪痕。

    她心里难受,他知道。

    姜淑桐重新又把顾明城的脖子抱得更紧了,“我都准备背弃一切,跟你在一起了,你为什么突然这么对我?你好自私,好自私!”

    顾明城听着她的话,顿时觉得又沉沦在她的眸光和乞求里。

    她说的对。

    姜淑桐哭的满脸都是泪,有些倦意了。

    顾明安阳癫痫病医院哪家靠谱城才松开了她,去开车。

    车子开得很慢,很想和她一起看看这霓虹闪烁的海城,想必二十年前的海城也是这个样子吧,可是那时候,姜淑桐的外婆却永远都看不到了!

    不是顾明城故意这样对姜淑桐,而是,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了。

    整个顾家欠了她们家的。

    叶夏在地下室画的图,他已经解读出来了,在脑子中拼凑了一副完整的画面:陆海给顾清源做假账的事情,被陆海的夫人知道了,她极力阻扰,陆海的夫人有失眠的毛病,每晚要靠安眠药入睡,陆海因为夫人的阻挠,曾经动摇过,那时候,顾清源的其他两个股东一直在和顾清源较近,正在风口浪尖上,顾清源觉得,这次假账,必须得做成,否则,所有的努力,都会功亏一篑。

    于是,在一天晚上,顾清源又去找陆海的时候,正好陆海夫人的安眠药放在桌子上,在水里已经化了,陆海是一个“妻管严”,很多的决策,都听从自己的妻子,妻子向来对这些违法的事情,非常反对,于是,她成了顾清源肃清另外两大股东的绊脚石。

    那时候,顾清源头脑一热,在陆海妻子的水里融进了过量的安眠药,陆海恰好那时候去卫生间了,陆海的夫人在卧室里和自己的女儿通电话——

    第二天,陆海的妻子死亡,所有的人都认为她是猝死,没有法医鉴定,没有报警!

    不过,纵然顾清源的心理素质再强,可这毕竟是杀人,他心里极其没底,他还是把这件事情和叶夏说了,叶夏让他去自首,可是那时候正是顾清源的公司崛起的时候——

    叶夏在外人面前帮助顾清源把所有的敌人清退,可是并不代表她就原谅了顾清源!

    她在外人面前,极力维护自己的丈夫,对顾清源,却该怎么清算就怎么清算!

    这一点,旁边的这个女人和叶夏很像。

    顾明城想这些烦心事的时候,心里竟然忍不住想起一句话,说是儿媳妇都会和婆婆很像的,他的头忍不住朝着旁边已经睡着的小女人看去,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笑容,却是涩涩的。

    所以,她才会在乔威面前,声色俱厉地说顾明城是他的男人,不让乔威动他,即使那时候他们还在闹别扭。

    顾清源害怕了,利用那次众人逼宫的机会,让叶夏消失。

    甚至,为了让这件事情显得更加逼真,他还娶了唐山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叶夏的妹妹叶秋。

    瞧,毫无蛛丝马迹,若不是叶秋把叶夏的照片发给顾明城,顾明城也会一辈子都蒙在鼓里。

    父亲——

    曾经在他的心里如同一座山一样伟岸,瞬间轰塌。

    顾清源的手段让人发指,也让顾明城这么多年对他的爱消失殆尽。

    顾明城清晰地知道,杀人的诉讼时效是不会过的,所以,顾清源随时都处在风口浪尖上,杀人,重婚,非法拘禁——

    到时候顾清源的事情会闹到整个海城都知道,这件案件的特殊性,他囚禁了叶夏二十年的事情,会颠覆所有人的三观。

    然后,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父亲的事情肯定会引起很大的动荡,顾明城不知道明城集团将何去何从,虽然在法律上明城集团和父亲没有关系,可是道德上,人们会离明城集团远远的!

    顾明城知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纵然父亲这些年认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可最后还是被他知道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要找到母亲,可是找到母亲以后,要怎么做,他还没有想好。

    不过,对父亲,他还是采取了麻痹的态度,假装这么多的事情,他并不知道!不过,根本瞒不了父亲多久,凭父亲的反侦查能力,很快就会知道。

    顾明城的车停在了路边,他的眼睛看着旁边熟睡的姜淑桐。

    所以,淑桐,不是不爱你,是不敢爱你了!

    或许你认为你外公的死是意外,可是面对杀死你外婆的人,是我的父亲,我要怎么和你解释?

    徒劳无益。

    顾明城无法启齿。

    他又该怎么面对姜淑桐?

    顾明城看着姜淑桐,好像真的,他和姜淑桐波折重重,经过了这么多,她还在自己身边,要背弃一切跟他好的时候,他放弃了!

    无意识的,顾明城的泪痕也落了满脸。

    阅读,,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
热点内容